一、发展特点

在推进网信军民融合过程中,韩国政府非常重视民营企业技术研发力量的引导使用和军民技术的转化利用,并形成了较明显的“以民促军”和“寓军于民”表征。“以民促军”即充分运用民营企业技术研发力量促进国防科研与军工生产,“寓军于民”即韩国政府重视向民企转移军用技术,两者综合作用,有力地促进了韩国网信军民融合的发展。

(一)国防科研与军工生产以民营企业为主

韩国的国防科研与军工生产以民营企业为主,其大部分交由以三星、LG、SK 等为代表的大型综合企业集团(即“韩国财团”)承担。这些大型企业在韩国政治、经济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它们主导着国防领域的技术研发和军工领域的生产,并与众多中小型创新企业相配合,使得韩国的军事创新从诞生之时即与民用市场融为一体。国防科研方面:韩国少有专门的军事科研机构,其中国防部所属国防科学研究院(ADD)为韩国最大也是最重要的国防科研机构。为满足庞大的国防科研需求,韩国强调国防科研以政府和民间科研机构特别是民营企业的研发部门为主,为网信领域的“民参军”提供了广阔的空间。除国防科学研究院之外,韩国目前主要的国防科研机构包括韩国原子能研究所、航空宇宙研究院(KARI)、电子通信研究院(ETRI)等政府科研机构,韩国科学技术研究院等研究型大学,以及众多的大型企业研发部门等。韩国大型企业十分重视科研的投入,其研发经费通常约占韩国研发支持总额的四分之三。另外,韩国大企业的研发部门通常与高校有众多不同形式的合作,例如委托研发、共同研发新技术和产品等。军工生产方面:韩国军事电子工业主要由涉及通信、雷达、计算机、电子战等整机厂商和其他电子元器件配套厂商构成。目前参与军事电子工业的主要企业有70 多家,主要包括:以三星泰勒斯公司(2014 年被韩华集团收购)为代表的军用通信与雷达设备制造商,其生产的军事电子产品主要包括战术通信系统、卫星通信设备、程控交换机、多重分级设备、无线电收发信机等通信设备,以及监视雷达、跟踪雷达、雷达控制台等雷达设备;以韩国安全系统公司ADTCaps(2018 年被SK 电讯收购)为代表的电子计算机制造商,其生产的主要产品包括便携式计算机、计算机接口、计算机软件系统、计算机外围设备、工作站等;以及以LG 依诺泰克公司为代表的电子战设备制造商,和以三星电子、SK 海力士、大宇电子公司为代表的电子元器件制造商。

(二)重视军民技术开发合作和技术转移

韩国政府还通过军民合作进行技术开发以及军用技术向民企转移等手段,促进了网信技术和网信军民融合的发展。一是军民技术开发合作。韩国国防部下属的国防开发局(ADD)负责包括尖端武器系统在内的军用技术开发工作,该局自1998 年起与韩国信息通信部(MIC)以及贸易、工业和能源部(MOTIE)合作开发了大量用于军事和民用领域的两用技术。2006 年发射升空的“木槿花5 号”是韩国第一颗军民两用通信卫星,由韩国国防部和韩国电信公司(KT)联合投资,法国阿尔卡特公司建造。该卫星搭载了36 台有源多频段转发器,其中12 台由国防部运转,为韩军建立了一个不受干扰的通信网络,大大提高了韩军的网络和语音通信能力。二是军用技术向民企转移。为提升韩国的国防工业竞争力,韩国国防部于2005 年向民营企业转让了13 项技术,2006 年又转让了38 项技术,转让的技术涉及电子、材料、信息通信等6 大领域,另外还包括卫星导航系统和全球定位系统监视设备等。为推动国防开发局加强C4ISR 和先进防空系统等军用关键技术的开发,国防部又于2011 年将许多“低端”的研发任务转移给了民营军工企业,包括开发核生化侦察车、军用无线电通信系统和一些防空系统等。三是民用技术为军方所用。由于侦察卫星技术出口敏感和自身航天技术薄弱,韩国军方暂无自己的专用侦察卫星,其使用的侦察卫星主要是国内自主研发的军民两用型对地观测卫星和向外国租借的军事侦察卫星。例如,2015 年发射升空的“阿里郎3A 号”多用途对地观测卫星是韩国首颗自主研发的光学成像卫星,由韩国航空宇宙研究院研制。虽然光学成像卫星其分辨率已达较高水准,但因都是根据民用需求开发,军用价值不足,韩国军方对此并不满意,因此韩国国防部于2017 年8 月通过“425 项目”,计划于2021 至2023年发射5 颗以军用需求为牵引的侦察卫星。

二、实现途径

在网络化及信息化发展过程中,韩国政府结合网络安全威胁变化和国家(国防)网络安全防护需求,通过采取“建立健全网络安全事务管理组织体系”、“出台系列政策法规加强指引和保障”、“提供多元资金与税收优惠鼓励民参军”、“军民合作大力引进和培养网安人才”等措施,有效推进网信军民融合的发展和网络安全作战能力的提升。

(一)建立健全网络安全事务管理组织体系

在推进网络化信息化和应对网络安全威胁过程中,韩国逐渐形成了以青瓦台国家安保室为主,国家情报院(负责政府领域)、国防部(负责国防领域)、科学技术情报通信部与韩国互联网振兴院(负责民间领域)为辅的网络安全事务管理组织体系。各政军部门既分工负责又相互合作,较好推进了网络安全事务包括网信军民融合的开展。其中,国家安保室前身为2003 年成立的“情况室”,2010 年11 月更名为“国家危机管理室”,朴槿惠执政时期改用现名,是韩国网络安全事务管理的“指挥塔”。为强化国家安保室的“指挥塔”作用,韩国政府2015 年3 月还通过了在国家安保室旗下新设网络安保秘书室的相关议案。国家情报院(NIS,简称国情院)为总统直属的情报和国家安全机关,前身为1961 年6 月成立的中央情报部(KCIA),1981 年1 月改成国家安全企划部(ANSP),1999 年1 月改用现名。在国情院下设有国家网络安全中心(NCSC,2004 年2月成立)和国家安保研究所。NCSC 负责总管国家网络安全事务,包括网安政策的管理、网安监控与危机预警、事故调查等,其运营由国情院领导和负责,韩国广播通信委员会、国防部、行政安全部等机构参与和支持;国家安保研究所负责研究网络安全、密码和黑客技术。国防部涉网络安全业务的机构(部队)有国防部本部的企划调整室(下设网络防护政策组)与国防政策室(下设网络政策特别小组),联合参谋本部网络作战科以及网络司令部等。国防政策室负有与政府有关机关(部门)、国会及友邦国家协调国防网络安全领域合作的职责。网络司令部依韩军《国防改革基本计划2009-2020》成立于2010 年1 月,主要担负军方网络安全防御和对敌“攻势性网络作战”等任务,与国情院、韩国互联网振兴院等建立有紧密的合作关系。该司令部成立之初隶属于国防部情报本部,人数约500 人,2011 年依《国防部改革307 计划》升格为国防部直属部队。为应对日益升高特别是来自朝鲜的网络安全威胁,韩军自网络司令部成立以来,即通过选拔军中优秀网络战士、招募民间顶尖黑客和高潜力网络人才等方式,不断补充扩大网络部队的兵力规模。科学技术信息通信部(Ministry of Science and ICT,简称MSIT)前身为1998 年2 月成立的科学技术部,2008 年2 月改组为教育科技部,2013 年3 月改组为未来创造科学部,2017 年7 月起改用现名。韩国互联网振兴院(KISA)是韩国广播通信委员会下属的政府机关,其下设有互联网侵害应对中心等。互联网侵害应对中心的状况室负有24 小时监控国内外网络攻击情况并及时与政府和民间企业共享监控信息等职责。

(二)出台系列政策法规加强指引和保障

韩国政府通过制(修)订一系列的政策性文件和法律规定,从国家层面为网络安全组织运作、军民技术合作等重要工作提供了明确的规划、指引和保障,有力促进了网信领域军民融合工作的发展。一是组织运作层面。韩国政府于2005 年颁布《国家网络安全管理规定》,确定了涉及国家网络安全组织的结构及运作,包括设立由国情院主持、多个行政部门(国防部、广播通信委员会、金融委员会等)参与的国家网络安全战略会议和国家网络安全对策会议,以加强网络安全事务的跨部门协调合作;成立国家网络安全响应中心,作为识别、预防和应对网络攻击的“中央政府点”(Central Government Point)等。但根据《国家网络安全管理规定》和《信息与通信基础设施保护法》,名义上是指挥中心的国情院只能对政府和公共机构发挥影响力,不能覆盖民间领域的网络安全业务。为此,韩国政府于2011 年8 月发布《国家网络安全总体规划》,明确将以国情院负责运营的国家网络安全中心为核心,由国防部、广播通信委员会、行政安全部、金融委员会等相关政府部门和民间组织、机构联手共同应对网络攻击。2013 年7 月又发布《国家网络安保综合对策》,明确主管网络攻击应对的是总统府青瓦台,国情院将担任实务总管,与国防部、科学技术信息通信部等部门加强合作,同时将在次年构筑“网络威胁信息共享系统”,扩大与民间部门的信息共享。在2017 年1 月正式提交国会的《国家网络安全法案》中,韩国政府提出将设立总统下属的国家网络安全委员会(委员长由国家安保室室长担任),负责审议国家网络安全重要事项。二是军民技术合作层面。韩国政府于2010 年10 月出台《深化军民技术合作方案》,决定在2011 年设立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下属的军民技术合作特别委员会,负责确立军民技术合作领域的主要政策、投资计划,以及军民技术合作产业的深挖与推进等工作。2013 年制订《国防安保战略指南》,鼓励通过军民技术的融合性合作,推动国防科技发展,增强防御产业竞争力;发布《科学技术基本计划(2013 - 2017)》,提出将通过军民合作技术开发及国防技术向民间的转让等,搞活军民技术合作;修订《军民技术合作产业推进法》,从法律层面对军民合作产业的规定进行了完善。2014 年2 月再次修订《军民技术合作产业推进法》,将产业类型由原有军民两用、技术应用研究、标准化和情报交流等4 类扩增至8 类,增加了部门联系合作、武器系统、战力支援系统、实用化联系产业等4 类。韩国国防部在上世纪90 年代后期制定《信息化军队2010 年构想》,提出了与国防信息产业发展密切相关的四大促进方向,其中之一就是要制定有利于信息化发展的法规条例,促进改善信息化发展的环境,最大限度地利用民用技术,建立经费节约型、军民兼容型的信息化技术体制;2014年11 月发布《2014-2028 国防科学技术振兴实施计划》,将“促进军民技术合作”列为五大促进领域之一,明确其实施内容包括:加强国家科学技术与国防科技技术的关联性,着力扩大军方与地方企业、研究所等的交流与合作;开发军民两用技术,积极推动民用技术转军用和军用技术转为民用等。

(三)加大资金注入与税收优惠鼓励民参军

韩国政府注重国防科技的创新,通过对民营企业技术研发提供资金补贴和税收优惠等支持,不仅调动了民营企业参与国防领域信息技术研发的积极性,也支撑了网信军民融合的技术基础。一是对企业技术研发提供财政补贴。对承担、参与国防领域信息技术和军民两用信息技术(含核心技术、基础技术)项目研发任务的私营企业研究机构,韩国政府重视提供财政资金进行补贴支持,通常在核心技术研发经费上配以50% 甚至更高比例的财政补贴。例如,在发展存储器产业技术期间,韩国政府为三星、现代、LG 等企业提供的财政补贴就占了研发总经费的57%。另外,韩国军方采办机构——国防采购计划管理局(DAPA)2016 年12 月启动了面向本土企业的新一轮资金补贴,以支持空中指挥雷达系统、雷达探测技术自主化、2.75 英寸制导火箭等军事项目的研发计划,约72 家企业获得了该轮资金支持。二是对企业技术研发提供税收优惠。相较于财政的直接补贴,税收优惠政策对企业的激励作用更为明显。韩国政府通过灵活运用税收政策,减免企业技术研发所得税,极大的激励了网信军民融合型企业进行科技创新和技术研发。例如,根据韩国政府2016年版税收优惠政策,对从事机器人、人工智能、航天航空等领域技术研发的高新技术企业,允许其以研发费用的30% 抵免法人税和个人所得税,以推动企业提高研发投资能力。另外,韩国地方研究机构供研发使用的不动产,可享受财产税和综合土地税的减免;韩国中小型高技术产业科技成果转化及技术研发费用可在税前扣除,研发人员费用可减计其个人所得税。三是设立多种基金支持技术研发和产品生产。韩国政府通过设立科学技术振兴基金、中小企业创业基金、信息通信振兴基金、产业技术开发资金等多种基金,鼓励支持军民两用信息技术研发和产品生产。例如,设立的信息通信振兴基金支持包括IT 设备更新、超高速公众网建设等信息通信领域应用技术的研发,较好地促进了网信领域军民融合。另外,韩国政府还于2017 年初宣布设立“国防工业创新基金”,用于支持私营企业参与军事项目的开发。四是引导民间资本加大国防技术研发领域的投入。韩国政府重视引导和鼓励私营企业将更多资本投入到国防技术研发项目,在减免政府和军方经费支出的同时,也推进了私营企业更深的参与网信军民融合。主要措施包括:以吸引民间资本(BTL)的方式运行国防宽带综合网;扩大网络战信息安全技术和基础战力体系精密化、无人化、智能化等国防核心技术研发预算中的民间资本投入比重;以及对私营企业开发的产品实行政府采购等。

(四)军民合作大力引进和培养网安人才

韩国国防部认为,提升网络作战能力的关键在于引进和培养优秀的网络安全人才。为满足网络空间博弈的需求,韩国防部将网络安全人才的引进和培养列为国防改革重要施政内容,并积极利用政府和地方资源,军民合作大力引进和培养军方所需的网络安全人才。一是联合办理竞赛活动选拔人才。韩军通过与国安机关、高等教育机构、网安机构等合作,共同举办白(黑)客网络安全技术竞赛活动,借以检验提升网络战士的能力水平,并选拔民间网络高手、发掘高潜力人才吸纳入伍。其中,韩国国防部与国情院共同举办了代表韩国最高水平的黑客防御大会——“白客大赛”,从中选拔高水平网络安全人才进入网络司令部。首届“白客大赛”在2013 年9 月举行,优胜者获得了申请参加“最精锐网络安全人才培养计划”资格和赴海外进行防御黑客研修的资金援助。韩国陆军自2009 年起每年与高丽大学、韩国互联网振兴院等共同举办“陆军黑客防御大赛”,吸引众多军内外顶级网络安全专家参加,获胜选手可取得国防部黑客大赛参赛资格,还会被陆军列为网络专业人才进行特别管理。韩国空军在2016 年3 月举办了第2 届“空军黑客防御大赛”。二是合作培养网络安全人才。韩军通过与教育机构、网安机构等合作,积极为军方培养网络专业人才。其中,韩国国防部与高丽大学合作设立了韩国大学首个培养网络战军官的学科——网络国防学科,向学生传授网络国防政策概论、网络军事战略论、密码破解理论、网络攻防、网络心理战、模拟网络战争等内容,并于毕业前一年安排学生到网络司令部实习,培养网络攻击应对能力,毕业后晋升为军官,其中男学生安排至网络司令部工作7年,无服兵役义务的女学生则需服役4 年;与忠清大学合作设立了国防情报通信系,主要目标是为韩军培养网络战人才,毕业学生安排进入韩军情报通信、防卫产业和技术行政等领域工作(授予军衔),也可推荐至国情院、企业网络安全部门工作。韩国陆军通过与教育机构的合作,扩大网络安全领域的硕士、博士委托培养。韩国空军与韩国互联网振兴院、韩国科学情报技术院等携手优化联合教育环境,并推进海外军事培训。此外,韩空军还与各大学信息安全专业建立起了良好的互动关系,积极开展鼓动宣传工作,吸引更多的优秀青年投身军营;韩国知识经济部(2013 年3 月23 日移出ICT 应用研发职能后改组为产业通商资源部)和韩国信息技术研究院(KITRI)于2013 年3 月前从230 多名黑客高手中选拔了最顶尖的6 名,准备送到海外强化训练,并在他们毕业后优先推荐到韩军网络司令部、国情院等机构工作。

三、经验启示

韩国虽然是一个小国家,与我国的国情有不小差异,但其在网信军民融合领域的实践经验,包括政策法规完善、组织架构确立、资金扶持保障、网络人才聚集等方面都有值得学习借鉴之处。主要经验启示如下:

(一)完善顶层设计,指引网信军民融合稳健发展

网信军民融合的统筹推进和深度发展,离不开国家层面的宏伟蓝图设计和方向指引。韩国政府正是通过颁发一系列的政策性文件和法律规定,对网信军民融合相关领域的发展,特别是网络安全组织运作、军民技术合作等做出了国家层面的规划和指引,极大促进了网信军民融合的稳健发展。我相关政府部门应紧抓当前网信军民融合发展的战略机遇期,借鉴韩国政府的有益经验做法,持续优化完善中国特色网信军民融合的顶层设计,指引我国网信军民融合又好又快又稳的向纵深推进。主要包括:一是建强网信职能部门。中国工程院院士邬江兴指出,要加快建设网信军民融合必须统筹行政、军事、科技、社会四支网信力量,建强网信军民融合之梁。我相关政府部门有必要进一步检讨和优化设计,指导建强四支网信力量,加快推进网信军民融合深度发展。二是完备配套法律法规。十九大报告强调“坚持全面依法治国”,对加快网信军民融合立法进程提出了时代要求。我相关政府部门应依据《网络安全法》等相关基本法加强顶层设计,尽快建立健全网信军民融合法律法规体系,指引和推动网信军民融合事业在法治轨道上快速前进。三是优化网信技术工程。进一步调整优化完善网信技术项目工程,以利更好统筹军用技术和民用技术两个需求体,国有大型军工企业、科研院所和民营中小微高科技企业两支力量,助推网信军民融合深度发展。

(二)加强资金支持,促进网信军民融合加速发展

网信军民融合的良好发展,离不开资金这一“加速器”。韩国政府重视网信领域技术研发的资金支持与投入,推出了财政补贴、税收优惠和基金支持等重大举措,同时积极引导民间资本增加对网信相关技术研发的参与和投资,促进网信军民融合的加速发展。当前,我国网信军民融合发展处于关键时期,其深度发展仍然需要庞大充足的资金保障。因此,我相关政府部门宜借鉴韩国政府的有益经验做法,设法维持甚至加大资金扶持力度。一要完善资金投入政策环境。要不断完善产业、财政、税收、金融等领域综合投入政策,支持网信领域关键性、基础性、公共性、军地合作性信息化建设和网络安全保障。例如,符合条件的网信军民融合企业可获得资金支持、奖励、补助以及税收减免、房租补贴等政策扶持。二要不断拓展资金保障渠道。除充分发挥政府资金对网信军民融合发展的引导和推动作用外,还要不断拓展其他资金保障渠道,包括引进风险投资基金、引导民间资本投资参与等,为网信军民融合新体制、新技术、新应用和新业态等提供全方位的资金支持。三要加强资金使用审计监管。要完善网信军民融合资金使用的管理办法,加强资金使用的监管和问责力度,确保资金规范使用,提高资金使用效率。

(三)广泛储备人才,助力网信军民融合创新发展

网信军民融合的深度发展,离不开人才资源这个“储油箱”。韩国军方重视与相关政府部门和地方高校等加强合作,通过直招民间网络高手、吸纳民间潜力人才、联合高校共同培育等手段,不断为网络部队和政府网络安全机构注入新鲜血液,也为网信军民融合发展提供创新动力。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硬实力、软实力,归根到底要靠人才实力;要“聚天下英才而用之,让更多千里马竞相奔腾”。因此,我相关部门应大力加强网信人才的广泛储备并尽其才能,助力新时期网信军民融合的创新发展。主要包括:一要识才聚才。既要按照“要爱国、能担当、有理想、敢创新”的标准识别人才,打破地域界线引进人才。也要“不拘一格降人才”,对待网信领域不走寻常路、有奇思妙想的怪才和奇才要有特殊政策,不要求全责备,不要论资排辈,不要都用一把尺子衡量。二要爱才用才。要确保人才、发展和创新的协调统一,将人才使用融入网信军民融合创新发展中,确保人尽其才、各得其所,引领创新驱动。三要敬才留才。要尊重知识、尊重人才,不断增强拴心留人的诱因,包括创造才智发挥的平台、营造宽松良好的环境、创新人才评价机制等,“让人才根系更加发达”。

本文刊登于《网信军民融合》杂志2018年7月刊

 

声明:本文来自网信军民融合,版权归作者所有。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安全内参立场,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