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家情报首席副总监(PDNI)苏·戈登(Sue Gordon)习惯每天凌晨三点起床,然后在跑步机上阅读与美国国家安全威胁有关的报告材料;每天下午她通常会前往白宫,与美国情报界17个成员单位的主管领导开会,并形成提交给美国总统的情报简报。这个在美国情报界具有37年工作经验、并被称为“美国情报界首席行动官员”的情报高官最近接受了网络媒体WIRED的采访,并提出希望美国硅谷能与美国政府及情报界站在一起,而不是表现出明显的敌对态度。

戈登希望能让美国科技企业相信,尽管这些企业的雇员对于与美国政府合作存在许多顾虑,但美国政府与这些企业仍有许多共同目标。她指出,在谷歌公司不再续约旨在分析无人机视频的人工智能项目Project Maven后,她曾与该公司管理层进行了一次会面,除了当面表达失望之意外,她当时还强调了美国政府与谷歌对于信息技术具有相同的目标,即“将信息用到好的目标上”。她还表示,谷歌公司的中下层员工“可能认为Project Maven是某种会发射武器系统的自动化系统”,但实际上“做出决策的还是人类,任何与战争有关的行为也受作战规则所约束”。

在斯诺登事件后的这几年里,美国科技企业和从业人员都不愿意被外界视作美国政府对其国民进行监视的“共犯”——这也是戈登不同意的一个说法,她指出美国情报界并不会有意收集美国公民信息,而相关系统也会清洗掉无意中收集的美国公民信息。戈登也表达了对“信息技术可能被滥用”这个观点的认可,并认为“这就是为何美国科技企业应当与美国政府携起手来解决相关问题”。

戈登是美国情报界与美国科技企业形成合作关系的关键人物,她参与创办的美国中情局风险投资加速器In-Q-Tel公司,在过去二十年里投资了从恶意软件检测到生化传感器再到微型电池的各领域新兴技术。In-Q-Tel直接投资了许多可能在美国国家安全领域内有用的初创企业,但它并不限制投资的使用,也不追求掌握相关知识产品。后来被谷歌收购并演化成为目前Google Earth的KeyHole公司,就是In-Q-Tel早期最成功的投资案例之一。

戈登认为,硅谷与美国情报界形成一个新型合作关系的时机已经成熟,因为人工智能对美国政府和私营行业都展现了重大机遇,但这类技术被滥用、带上偏见、被恶意行为者用来威胁美国等风险也正变得越来越真切,因此硅谷应该与美国政府共同解决这个问题。人工智能的风险也是美国科技行业和道德学家们当前最担忧的问题之一,微软总裁布拉德.史密斯(Brad Smith)上周就重申了他“监管面部识别科技”的看法,并认为这类技术可能会让美国社会“变成《1984》一书中所描述的情况”;而亚马逊(Amazon)近期的一次内部会议上,该公司员工也表达了对该公司面部识别技术可能被美国移民与海关执法局(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ICE)滥用的担忧。

在建立硅谷与美国政府新关系之外,戈登还展望了美国政府与科技行业“共享专业人才”的可能。她表示不认同“最好的工程师不愿意为美国政府工作”的说法,并指出“有理想的人才”也会考虑像她这样进入美国联邦政府的工作岗位;年轻的科技从业者也应该从政府岗位开始其职业生涯,因为“美国政府可提供最困难的问题,也会更早地让年轻人承担更多责任”,而后这些年轻人可以带着其政府岗位工作经验加入创新,在他们觉得需要“慢下来并离开你死我活的竞赛”后,还能重新返回政府工作岗位。戈登认为这样的“旋转门”有助于减少科技行业与美国政府间的误解和不信任。

硅谷有长期与美国政府合作,并应用美国政府科技发展成果的历史,美国政府也已经开始通过“国防数字服务(Defense Digital Services)”这样的协作机制来令硅谷科技行业人员参与一些政府科研活动,但这些合作关系是否能继续发展,目前仍是个开放性的问题。

 

声明:本文来自国际安全简报,版权归作者所有。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安全内参立场,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