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美军最新启动的“网络航母”项目一经曝光,便引发世界各国的广泛关注,“网络航母”既是美军实施网络作战的“统一平台”,也是美军先进技术应用的重要载体,其发源蕴含着复杂的政治、军事、经济等综合因素,应引起我们的高度关注,并值得深入研究思考。

在美军网络作战力量迅速壮大、网络作战指挥控制逐步正规化、网络作战力量体系加速构建的大背景下,美军始终对网络作战领域先进技术、先进武器保持着极度迷恋与疯狂追求,其现有网络空间作战武器装备可谓平台繁杂、项目众多,涉及技术领域十分广泛,囊括网络态势感知、网络攻防和网络作战指挥控制等多个领域。今年以来,美军最新启动的“网络航母”项目一经曝光,便引发世界各国的广泛关注,但因项目保密管理十分严格,相关信息获取渠道非常有限。本文尝试站在军事作战视角,全面梳理网络上透露出的“蛛丝马迹”,结合美军以往开展网络空间力量建设的经验路子,对“网络航母”项目进行一个相对完整的“拼图”与解读,以供参考。

一、项目概况分析

2015 年,美国国防部在《网络空间战略》中首次推出“统一平台”(Unified Platform,简称 UP)概念,经过 3 年多紧锣密鼓研究与准备,目前已经进入实质性推动阶段。作为美网络空间司令部重点发展和规划项目,“统一平台”是其“军事网络作战平台”(MCOP)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美相关军事网站曝光的最新信息,以及美国防部官员的相关描述,“统一平台”是一种可以携带网络攻击和网络防御武器,在网络空间自由穿梭的标准化平台,是美军为网络空间作战部队打造的主战装备,被宣称为美网络司令部迄今为止规模最大、最重要的采购项目之一,由于该系统类似于海上的“航母”,因此又被业内人士形象称作“网络航母”(Cyber Carrier)。

据美军事网站 2018 年 10 月 29 日的最新消息显示,美空军代表网络司令部及其他军兵种网络司令部担任“网络航母”的执行代理,最终从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诺斯罗普· 格鲁曼(Northrop Grumman)、雷神(Raytheon)和博思艾伦(Booz Allen Hamilton)等 6 家参加竞标的公司中,选中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简称诺·格公司)担任美国网络司令部“网络航母”项目的系统协调机构,为项目提供持续的发展、集成、部署和保障支持。据 2018 年最新资料显示,诺·格公司是世界第三大军工生产厂商,公司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圣地亚哥,在全世界 100 多个地区拥有工厂或办事机构,拥有 125400 名职工,2017 年的收入高达 307 亿美元。作为一家高科技公司,诺·格公司还是美国政府最大的 IT 服务提供商,之前有信息显示,诺·格公司曾获得弗吉尼亚州更新整个信息系统的订单,总价近 20 亿美元,该公司“能够为海底到外层空间以及网络空间的应用提供创新的系统和更加优化的解决方案”。此次,美空军与诺·格公司签订的采购合同金额为 5400 万美元,合同工作预计于 2021 年 10 月 31日完成。

二、项目起因分析

作为美军下大力发展的新一代网络武器典型代表,“网络航母”既是美实施网络作战的“统一平台”,也是美军先进技术应用的重要载体,其发源蕴含着复杂的政治、军事、经济等综合因素,应引起我们的高度关注,并值得深入研究思考。

(一)从强化全球网络战略威慑角度看

大力发展网络战武器,符合美军一贯倡导的网络威慑战略。众所周知,当美军在世界各地遭遇危机时,美国总统第一句话就是:“我们的航母在哪里?”当世界各地出现战争时,美国总统最关心的是:“我们有几艘航母在战区?”可以说,作为全球头号军事强国的美国,对“航母”有着特殊的青睐,现如今,面对飞速发展、危机四伏、群雄争霸的网络空间,美方迫切需要拥有可以纵横捭阖、四方驰骋的武器装备,为维护其网络霸权“披荆斩棘”,而此次美军已经启动并重点推进的“网络航母”项目,无疑将成为美方巩固网络空间“霸主”地位的重磅武器。“网络航母”可携带搭载美军现有上千种病毒、木马及其他各类具有攻击性的网络软件,根据作战对手目标网络操作系统环境及网络架构特点,合理选择网络攻击资源,灵活选择适当的攻击方式,这对于世界各个网络主权国家而言,必将形成严重威胁,甚至会使世界各个网络强国产生“兵临城下”“人人自危”的威慑效果,简单而言,作为美网络空间部队的“标志性武器”,“网络航母”一旦建成并投入使用,美在网络空间的霸主地位将得到进一步巩固。

(二)从网络作战力量长远发展角度看

2009 年 6月 23 日,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宣布隶属于美国战略司令部的网络司令部正式成立,仅隔了8年,网络司令部于 2017 年 8 月成功升级,成为美军第十个联合作战司令部,实现了网络运营业务与网络作战任务的分离,网络作战任务部队也随之得到迅速扩充。相比之下,美网络空间作战的基础设施和装备建设却远远落后,由于没有自己独立的作战系统,网络司令部还在一直使用国家安全局(NSA)的基础设施和平台执行任务,这种“受制于人”的不利局面,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网络司令部的作战能力提升,构建可由自己管理、自己使用、自己维护的网络空间作战平台迫在眉睫。同时,成规模、成建制、成体系的制式网络作战武器装备,可为网络空间作战部队提供更多的岗位和编制,便于逐年制定经费需求及发展规划,在年度国防经费中申请足够的资金,有利于美网络空间作战部队的长远发展。此次“网络航母”项目,作为美军新一代网络武器的典型代表,是美军网络司令部成立后规模最大、最关键的采购项目,为实现项目的顺利启动,美国空军已在 2019 财年研发预算中申请了2980 万美元的拨款,并计划于 2020 财年、2021 财年分别拨款 1000万美元和 600 万美元,3 年的总预算已经高达 4580 万美元,虽然该项目的总成本目前尚不清楚,但可以预见,美网络司令部将不断追加项目投入,以便助推其整体力量的发展壮大。

(三)从整合现有力量资源角度看

自美网络司令部组建以来,美军的网络作战力量得到迅速壮大,网络作战指挥控制也逐步正规化,特别是近年来,美网络司令部将组建网络任务分队作为其首要优先任务,据公开资料显示,截至目前美军已初步组建形成了133 支网络任务分队,这些分队来自四大军种,人员总规模将近 6200 人,通过连续组织跨国、跨部门的“网络风暴”、“网旗”、“网络卫士”系列演习,各任务分队的网络攻防能力得到持续提升,美网络司令部各部门间的网络防御协作水平也逐年攀升。但随着网络作战整体力量的不断壮大,美军也清醒认识到,来自各军兵种的网络任务部队均有各自独立的武器系统,情报难融合、标准不统一、兼容性差等问题不断凸显,横向上各网络任务分队难以实施有效配合,纵向上网络司令部对下属各分队难以实施精准实时的指挥控制,同时,各个网络作战系统之间的不统一,也使得综合保障难度变得越来越大。正如美参谋长联席会议原副主席詹姆斯·E·卡特赖特上将所言:“整合所有部队的网络作战能力,是保证美国在网络空间中能够自由行动的必要途径。”美军打造“网络航母”这一标准化、规范化的作战平台,其关键意图就是要整合各个分散的网络作战系统,打造属于网络司令部自身独有的标准化、体系化、通用化的军事网络作战平台,统一网络作战资源,统一指挥控制,从而进一步提升其网络作战能力。

三、项目内容及特点分析

美军在网络空间武器装备研究领域一直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国内拥有世界上最优秀的软件开发人员,多家世界著名的跨国军火商为其提供坚强的武器研发后盾,军民融合的深度、广度非其他国家可比拟,且实践经验十分丰富,技术创新能力强,美军率先在战场上试验的“舒特”系统、“震网”病毒等典型武器举世瞩目,正在重点推进升级的“X 计划”“网电飞行器”“数字大炮”等项目已经初露锋芒,这都为“网络航母”项目的研发起步、运作升级和投入使用提供了良好的环境,总体而言,集网络空间态势感知、攻击与防御于一身的“网络航母”一旦“正式启航”,必将大幅提升美网络空间作战能力,需要世界各个网络主权国家重点关注。

(一)核心能力指标

根据目前掌握的资料显示,美此次大力推进的“网络航母”项目将主要具备以下 3 种能力:一是它可以适应不同类型的操作系统环境及网络架构,利用踩点、Ping 扫描、端口扫描、操作系统辨识、漏洞扫描、查点等技术手段,跨越和突破不同网络之间的防火墙、入侵检测、路由网关、身份认证等一系列网络安全措施,实现在网络空间的自由飞行。二是能够搭载病毒、木马及其他具有攻击性的网络软件,执行任务时,指挥人员可通过远程遥控,指挥“网络航母”利用携带的软件武器打击目标。三是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网络作战武器的智能化水平必将不断增强,为了应对结构复杂、规模庞大的网络系统,“网络航母”将拥有自复制、自组网、自感知、自保护、自消亡等自我决策能力,为作战提供灵活的部署和攻击方式。

作为“网络版”的航空母舰,“网络航母”项目与美军的常规航母之间有明显的差异,从作战角度对各个能力指标进行简要对比分析,我们可以对“网络航母”项目有一个更加直观、更加全面的理解和把握,如下表所示。

航母与“网络航母” 对比

(二)战术上突出针对性、隐蔽性、灵活性

据“网络航母”研发文件以及公开资料显示,“网络航母”项目“将整合现有的各军种能力,提供一种最小化可行产品(MVP),后续的迭代也将始终致力于提供一种灵活的、具有互操作性的和可扩展的作战能力,拥有自复制、自组网、自感知、自保护、自消亡等自我决策能力,为作战提供灵活的部署和攻击方式。”相比于民间黑客或黑客团体组织的个别网络攻击事件,美军依托“网络航母”实施的行动,必将是在军事统管下的成规模、成体系的网络作战行动,其针对性和破坏力更为明确和专一,目标指向性更为明确,重点将致力于“敌方”军事信息的收集和电子作战系统的毁坏。为防止众多类型的病毒武器无限制蔓延,对美方及其盟友的网络造成不必要的损害,美军已经研发的上千种病毒武器大都具有极强的敌我识别能力,只针对具有“敌国特征码”的计算机网络和电脑进行传播和破坏,同时,为了防止陷入舆论被动,美军在防敌方截获病毒样本,封堵反溯源攻击路径等方面“不遗余力”,对其病毒武器进行遥控、自毁、伪装等功能升级,从而达到让敌方防不胜防、不清楚攻击来自何方的作战效果。据悉,“网络航母”项目还将支持各专业作战人员随时随地访问,根据自身作战任务需要制定自己的作战计划,甚至是开发定制应用包,确保一线指挥员可以在纷繁复杂、瞬息万变的战场态势中把握作战重心,根据上级的任务命令快速作出作战决策。

(三)部署上突出持续、快速、高效

作为美网络司令部重金打造的下一代主战武器装备,“网络航母”项目尤其关注打造世界一流的网络作战力量全球部署能力。长期以来,美军奉行“全球部署、全球到达、全球摧毁”,目前美在海外部署有 374 个军事基地,分布在140 多个国家和地区,在本土部署有 871个军事基地,基本形成了“前沿少量存在,本土重兵机动”的战略布局,同时,美军还依托其海外空军、海军基地,牢牢掌控着巽他海峡、朝鲜海峡、马六甲海峡等海上咽喉要道,实现了美军在全球的军事存在,不断巩固和捍卫其在全球的各种利益。而“网络航母”一旦建成,美军网络作战司令部将会利用该平台,持续为实施网络空间作战任务规划、数据分析和首长决策提供强力支撑,“将现存的或即将出现的所有网络工具统一到一起”,最大程度满足各个网络作战部队的任务需求,可以根据作战需要对“伊斯兰国(ISIS)”等网络恐怖组织发动在线攻击,同时,还可以针对“敌对政府”的网络攻击作出及时、有效的反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诺·格公司网络与情报任务解决方案联合网络项目主任 Chris Valentino 宣称“网络航母”项目“对于国家安全来说绝对重要,可以在多域战中提供压倒优势,防御我国免遭敌手攻击,并能够借助网络空间投送力量”,“简单地说,‘网络航母’将能够以超过威胁对手的速度和规模持续迭代执行‘计划、协调、执行、评估’整个网络作战过程。”

本文刊登于《网信军民融合》杂志2018年12月刊

 

声明:本文来自网信军民融合,版权归作者所有。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安全内参立场,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