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的两年中,假新闻在公共社会领域带来的负面影响不断发酵。美国、德国、荷兰、法国、肯尼亚、印度和西班牙等七个国家的大选活动都受到了假新闻的冲击,民主进程遭到了严重破坏。尽管业内在“假新闻”的定义上仍存在分歧,但是,对抗假新闻已经成为各个媒体、平台和新闻机构的共识。

2018年2月,纽约智库Data&Society(简称D&S)发布报告《航位推算:假新闻下的“中庸”航程》,聚焦业内媒体、非营利性组织和政府在应对假新闻上的最新打法,并对各个策略的实际效用进行了客观评述。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勇当“领航者”,与各位读者共同潜入深海,洞察在假新闻背后错综复杂的力量博弈。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在对打击假新闻的策略进行盘点之前,我们希望再次对“假新闻”的概念进行明确。Data&Society对假新闻的定义与《路透重磅调查报告(全文):读者眼中的“假新闻”不只是“假的新闻”》一文中的观点一致,即“假新闻”不仅仅指被包装成新闻的虚假信息,更包括出于政治目的或商业利益编造的新闻宣传、低质新闻和广告等。

策略一:事实核查和来源检验

目前,打击假新闻的大部分手段都可以归纳为对新闻进行事实核查,具体表现为以下三种方式:第一,依靠读者等外部监督力量对假新闻进行揭穿;第二,在媒体和平台之间建立可信内容联盟;第三,在媒体内部加大事实核查力度和假新闻惩戒力度。

事实核查在新闻业中有着悠久的发展历史,在遏制假新闻上发挥着不可磨灭的作用。尤其是最近几年,在互联网快速发展和社交平台崛起的双重催化下,假新闻有愈演愈烈之势,媒体对于事实核查的力度也随之增强。例如,《华盛顿邮报》和娱乐新闻网站Gawker均在网站主页开辟了专门揭发假新闻的板块,类似Fake News Watch等展示假新闻的博客也应运而生。

《卫报》对Facebook的报道:新的事实核查警报

跨平台的可信内容交换和验证机制也在最近几年得到快速发展,该机制一方面作为第三方实现跨平台的事实核查和假新闻揭露,另一方面为记者和新闻机构提供事实核查的最新工具和方法等。

以成立于2015年6月的非营利性组织First Draft News为例,其在平台上汇集了超过80家新闻媒体、事实核查机构和自由媒体人,共同致力于打击假新闻。在法国大选期间,First Draft News联合平台上37家新闻媒体和技术合作伙伴,打造了在线事实核查项目CrossCheck,对大选期间的各类信息进行检验并做出趋势预测。

First Draft News网站页面

在新闻媒体和机构加大事实核查力度的同时,以Facebook和Twitter为代表的社交平台和以Google为代表的搜索引擎也在打击假新闻上做出了相应调整。当前,平台会对可能存在虚假信息的内容进行标记,一方面提醒用户提高警惕,另一方面平台会联合第三方机构加紧对该内容的审核。在复核完成后,若确认信息的真实性,平台将会对内容进行“信任标记”。

例如,Twitter的“信任标记”为蓝色,表明该内容已经由第三方机构进行过事实核查和来源验证。此外,Facebook和Google News都与第三方机构建立了同样类型的合作伙伴关系:在Facebook上,争议内容会标有“正在由第三方机构进行事实核查”的标签;在Google News上,争议内容也会有相关的标签进行提醒。2017年12月,Facebook对确认存有争议的内容进行了批量删除。目前,Facebook、Twitter和Google News正计划将这样的第三方合作伙伴关系推广至德国、法国、荷兰等美国之外的市场。

Twitter的事实核查标签

在对新闻内容进行事实核查和信任标记的过程中,媒体和平台自身的可信度十分重要。为了弱化不同媒体和平台之间在事实核查技术和评价体系上产生的差异,建立一个通用的、透明的、可量化的新闻可信度评价体系势在必行。对此,圣克拉拉大学马库拉应用伦理中心在新闻领导委员会的委托下,联合各媒体、平台和机构代表,设计了一套面向社交平台和搜索引擎的可信度评级体系。目前,Facebook和Google已经与该项目签署合作协议,将应用这一评级体系。此举也预示着,新闻行业内部将加速专业力量整合,各方将共同努力以遏制假新闻的泛滥。

对新闻的事实核查和来源验证是打击假新闻的最普遍方法,但这一方法在具体实践中仍面临诸多挑战。

首先,对新闻内的事实核查工作需要逐步打破党派之间的界限

其次,研究表明,揭穿虚假内容的过程中会强化大众对虚假内容的认知,事实核查在实际执行中的最终效果仍待观察。

第三,事实核查将会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不适宜大规模推广,这意味着事实上只有一小部分内容可以被评估

第四,有研究指出,相较于那些被贴上“争议”或“信任”标记的已审查内容,受众更倾向于相信那些没有任何标记的未审查内容,这意味着媒体和平台的大部分努力将沦为无用功。

从根本上讲,当今时代的信息传播速度远超于新闻业进行尽职调查的速度,任何媒体、平台和机构都无法凭借一己之力跑赢假新闻的推送和传播。新闻业的事实核查,路漫漫其修远兮。

Facebook的事实核查标签
策略二:制裁网站的广告流收入

从财务上对网站进行约束是限制假新闻传播的有效途径。这一策略适用于以市场为导向,以数字广告业务为主营收入的网站,具体表现为,广告商或广告投放平台可以以“广告投放页面出现假新闻,对品牌信誉度造成负面影响”为由减少对网站的广告付费。

根据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媒体与通讯专业副教授Damian Tambini的研究成果,大多数在Google AdSense和Facebook等平台上投放广告的客户都无法决定广告最终的投放位。平台的广告投放位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算法,算法会根据客户提供的广告费和希望覆盖的人群进行自动投放。Damian Tambini将这样由算法决定投放位的广告称为“程序化广告”

例如,一些超党派网站和可信度较低的网站也会在Google AdSense上出售广告位,得到的广告收入将会用于网站的运维。由于平台并不能对广告投放页面的内容质量做出保证,广告商很可能在无形之中为假新闻付费。小众品牌Warby Parker就曾发现自己的产品广告被投放在右翼媒体Breitbart的网站上。百事可乐和欧莱雅也曾经发生过将广告投放在带有恐怖主义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