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删节版已发表于《国际航空》杂志2020年第11期。

2020年9月27日-11月9日,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两国就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纳卡地区)的归属问题,爆发了自1994年纳卡战争结束以来规模最大、交火最激烈的武装冲突。在此次冲突中,阿、亚双方除了大量出动坦克、装甲车辆、自行/牵引火炮、远程火箭炮、战术弹道导弹等传统武器装备外,还广泛使用了无人机这一新兴技术兵器参战,使无人机/反无人机作战成为双方交战的一个主要作战样式,贯穿于整个冲突的始终,并成为此次冲突区别于先前历次局部战争的一个突出特点。尤其对于阿塞拜疆一方来说,其参战的无人机数量多、品种全、战果大,表现非常抢眼,对于阿方最终赢得这场战争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进而引发了外界对无人机实战运用的新一轮关注和探讨。

一、阿军无人机作战使用概况

在阿、亚两国因为纳卡地区而持续三十余年的对峙中,尽管阿方在国力、军力方面均占有数量上的明显优势,但由于各种原因,亚方却长期在冲突中占据上风,纳卡及其周边地区也因此一直处于事实上独立状态。然而在此次冲突中,阿军却一改多年来和亚军(包括亚美尼亚及纳卡地区的军队)对阵时的颓势,频频攻城略地,将战场主动权牢牢掌握在手中,最终迫使亚方签署 “城下之盟”,其表现可谓焕然一新。仅从军事角度来看,阿方之所以能在多年的“卧薪尝胆”之后打一场堪称完美的“翻身仗”,无人机无疑是第一“功臣”,由于阿军对无人机装备的有效运用,使其以战术武器的“身份”起到了战略武器的作用,对战争进程和最终结局均产生了直接影响。

根据国外媒体的报道,在此次冲突爆发的第一时间内,阿军就将“贝拉克塔尔”TB-2、“卡古”-2、“哈洛普”、“轨道器”-1K等型号的大批无人机投入作战(图1~4),充分发挥察打一体/自杀式攻击无人机“发现即打击”的能力,在对战场实施持续监控的同时,对亚军前沿地带及战区纵深内的各种目标进行精确火力打击,其精准、高效、致命的作战效能颇令外界震撼,再一次让人们深刻体会到“无人机战争”时代已经到来。据国外媒体披露,在为期约一个半月的冲突中,亚军主战坦克、步兵战车、自行/牵引火炮、防空系统等技术装备有40%以上被摧毁(根据不同消息来源,其总数为数百、近千辆/门不等),同时亚军官兵也遭受重大伤亡(根据不同消息来源,其总数为数千、近万人不等)。而亚军的这些损失中,大部分为阿军无人机的战果,其余的也普遍与无人机的侦察、监视、引导有关。尤其是到了冲突后期,亚军投入战场的重型装备已经损失殆尽,幸存下来的也因为担心无人机空袭而深藏不出,以至于阿军无人机再无合适的大型目标可打,转而大量用于搜索、攻击亚军人员,战场形势已基本处于“一边倒”的状态。

图1土耳其研制的“贝拉克塔尔”TB-2中型中空长航时察打一体无人机,机长6.5米,翼展12米,最大平飞速度220千米/小时,实用升限8200米,续航时间超过24小时,最大起飞重量630千克,最大任务载荷55千克 (图片来源:turkishexportal.com)

图2土耳其研制的“卡古”-2四旋翼自杀式攻击无人机,最大平飞速度145千米/小时,续航时间30分钟,遥控距离9.7千米,起飞重量6.8千克,战斗部1.36千克 (图片来源:thedrive.com)

图3以色列研制的“哈洛普”自杀式攻击无人机(部分媒体也将其称为巡飞弹),机长2.5米,翼展3米,最大平飞速度417千米/小时,任务飞行高度4600米,最大航程1000千米,续航时间6小时(一说9小时),遥控距离200千米,起飞重量160千克,战斗部重23千克 (图片来源:youtube.com)

图4以色列研制的“轨道器”-1K自杀式攻击无人机(部分媒体也将其称为巡飞弹),翼展2.9米,巡飞速度56~130千米/小时,任务飞行高度2438米,作战半径100千米,最大续航时间2.5小时,起飞重量13千克,战斗部重3千克 (图片来源:cp-aeronautics.com)

总的来看,此次发生于两个西亚小国之间的武装冲突尽管规模和强度均相当有限,但在世界无人机战史上却具有非常独特的地位,不但是继2020年初土耳其发动的“春天之盾”行动之后,世界第二场以无人机为空中打击力量主体、大规模用于对正规军作战并取得重大战果的战役,还是世界首场无人机对战争结局发挥决定性作用的冲突。在此次冲突中,阿军无人机取得了一系列令世人瞩目的战果,并创造了无人机战史、乃至世界战争史上的多个“第一”:首次在实战中摧毁著名的俄制S-300(萨姆-10)防空导弹,首次在实战中摧毁先进的俄制“驱虫剂”-1反无人机电子战系统,首次大规模使用自杀式攻击无人机,无人机首次大规模用于打击敌方有生力量。从无人机运用技战术水平、对抗激烈程度、对战局影响意义深远等角度来看,此次纳卡冲突堪称1982年以-叙贝卡谷地战斗、2020年初土耳其“春天之盾”行动之后世界无人机战史上的又一重要里程碑,足以作为无人机攻防战的经典战例载入战争史册。

二、阿军无人机战术运用特点

在此次纳卡冲突的无人机作战中,阿军参战主力是土耳其研制的“贝拉克塔尔”TB-2察打一体无人机/“卡古”-2自杀式攻击无人机和以色列研制的“哈洛普”/“轨道器”-1K自杀式攻击无人机,从技术角度来看,这几型无人机只能说是性能平平,与世界同类装备相比并无过人之处,之所以能在此次作战中“大显神威”并获得巨大战果,主要是缘于阿军对其无人机力量的高度重视和灵活运用,这突出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1.军事行动准备充分,无人机作战实力雄厚

外界普遍认为,阿军为此次军事行动做了长时期的精心准备和周密部署。自本世纪初以来,阿方凭借其丰厚的石油出口收入,在军备建设上持续加大投入,除了从俄罗斯引进大量传统武器装备外,还与以色列、土耳其加强了在无人机这一新兴技术领域的合作。众所周知,以、土二国分别是世界军用无人机领域的老牌强国和后起之秀,不仅拥有雄厚的无人机研发生产能力,在无人机实战方面也经验颇丰。阿方通过与这两个国家的合作,不但组建了一支技术水平较高、颇具规模的无人机机队,培训了一支训练有素的无人机操作员队伍,而且还具备了一定的无人机自制能力,进而为其无人机在此次冲突中大放异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尤其值得指出的是,土耳其军队近年来在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等地频频参战,在无人机参与大规模高强度作战、对抗俄制地面防空系统方面的技术经验可谓世界领先,阿军通过与其密切合作交流,对于掌握相关的先进战术战法、提高自身无人机作战能力的帮助是不言而喻的。

2.全面、持续、高效监控战场,实时打击地面目标

此次冲突中,阿军将无人机作战作为其主要作战样式之一并“打满全场”。在此期间,除遇到不良天气外,阿军始终保持一定数量的无人机在战区上空巡飞,在有效监控战场态势、为己方作战决策提供信息保障的同时,实时打击亚军主战坦克、装甲车辆、自行火炮、防空系统、运输车辆、阵地工事等几乎所有地面目标,到后期甚至直接搜索、击杀战场上的单个士兵(图5),由此造成亚方技术装备和有生力量的重大损失,最大程度地削弱了其军事潜力。根据媒体报道的数据,此次冲突中阿军火力打击任务的75%以上是由无人机完成的,以至于其自杀式攻击无人机和机载弹药消耗过多,以色列、土耳其两国不得不紧急支援补充(图6)。除此之外,部分阿军无人机还与地面部队密切配合,前出至亚军集结地、行军纵队、火炮阵地等目标上空,为己方地面炮兵火力提供目标指示,引导其对目标实施精准打击。

图5阿军无人机打击的几种典型战场目标:主战坦克(左上)、自行火箭炮(右上)、牵引火炮(左下)、战壕内的人员(右下) (视频截图来源:youtube.com)

图6 纳卡冲突期间,阿塞拜疆军队获得一批土耳其研制的“卡古”-2自杀式攻击无人机 (图片来源:twitter.com)

3.全程防空压制,彻底解除行动后顾之忧

在人们的传统印象中,防空压制(SEAD)是一种相当“高大上”,只有大国、强国空中力量才有能力实施的战术。但此次冲突的实战经验证明,随着无人机技术的广泛应用,即使是小国、弱国军队,只要战术战法得当,也同样可对敌方实施有效的防空压制。

在此次冲突的初期,阿军通过软杀伤与硬摧毁、饱和攻击与定点清除相结合的手段,以“察打一体无人机+自杀式攻击无人机”的方式构成一套“致命组合”,在地面先进电子战系统的配合下,对部署于纳卡地区的亚军防空系统(包括S-300防空导弹和“驱虫剂-1”反无人机电子战系统,图7)实施了重点打击,并取得良好效果。在此期间,为了最大程度地提高防空压制作战的效能,阿军甚至不惜使用一批经过无人化改装的老式安-2运输机作为诱饵,引诱亚军防空部队开火,在大量消耗其弹药的同时,使其暴露阵地位置,进而为己方的后续打击行动创造条件。

图7 阿军无人机拍摄的摧毁亚军S-300防空导弹(左上、右上)和“驱虫剂-1”反无人机电子战系统(左下、右下)的战场实况画面 (视频截图来源:youtube.com)

在此次冲突的中后期,阿军仍利用无人机对战区保持着严密监控,一旦发现有前期打击中漏网的亚军防空装备出现,即第一时间予以摧毁。通过这样的方式,在整个冲突期间,阿军无人机基本上没有遇到有组织的抵抗,在战区上空如入无人之境,肆意搜索、打击地面目标。

4.拍摄转发战场实况,重视网络空间领域较量

进入21世纪以来,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叙利亚战争等局部战争的实战经验教训表明,人类战争已经越来越明显地呈现出一些新趋势,交战双方不但会在有形战场上激烈拼杀,在心理战、舆论战、信息战等无形战场上的对抗也同样惊心动魄。

此次纳卡冲突也不例外,其突出特点之一就是交战双方的较量不再局限于传统战场,而是延伸到了社交网络空间,阿、亚双方均通过互联网媒体适时发布各种有利于己方的战场动态信息,大打心理战、舆论战。尤其是阿方,充分利用其无人机技术领域的绝对优势,大量拍摄发布基于无人机视角、极具震撼力的作战视频片段,尤其是亚军各种武器装备、军事设施、甚至人员被炸时的惨烈场面,并借助己方宣传机构的精心推送和各种社交媒体的推波助澜,使其在世界范围内广泛传播,在为己方“加油打气”的同时,打击亚方前线官兵士气和后方民心。

三、亚军反无人机作战失败原因

在此次冲突中,面对阿军发起的大规模无人机攻势,亚军采取了防空火力拦截、电子战系统软杀伤、远程火箭炮/弹道导弹压制机场、隐蔽伪装/布设假目标(隐真示假)等手段来进行对抗和反制,并取得了一定成效。但由于以下几方面主客观原因,总的来看亚军此次反无人机作战是不成功的,不仅没能遏制住阿军无人机的进攻,其防空/反无人机装备自身还遭受重大损失,并直接导致了阿军在整个冲突中的失利,其表现不但无法与叙利亚战场上的俄军相提并论,即使与叙利亚政府军和利比亚国民军(二者均曾在近期武装冲突中与土耳其无人机交过手)相比,也是非常失败的。

1.国力有限,无力构建先进完善的防空体系

亚军现役防空武器均为俄式装备,其型号颇为庞杂,主要有萨姆-2/-3/-8/-9/-10/-13/14/-15/16/-17/-18等各型防空导弹以及12.7/14.5/23/57/100毫米等口径高射机枪/高炮。其中,除了萨姆-10(S-300PS)、萨姆-15(“道尔”-M2KM)、萨姆-17(“山毛榉”M1-2)等少数型号外,其余均为已经非常老旧的苏联时期产品,对阿军战斗机、直升机等传统航空兵力尚能构成一定威胁,在应对先进无人机空袭时则完全不堪重任。

即使是以S-300PS为代表的亚军部分较先进防空装备,在面对精心策划、多种先进技战术手段并用的大规模无人机攻击时,也明显力不从心。以S-300PS为例,该防空系统尽管名气很大,但其设计初衷是针对有人机、弹道/巡航导弹等传统空中目标的,并不适合抗击无人机这类“低慢小”目标(俄军S-300导弹阵地专门配备有“铠甲”-S1近距防空系统以提供贴身保护),再加上亚军装备的S-300PS属于S-300系列导弹中较老式、性能已落伍的型别,并且阿军对该系列导弹性能非常熟悉(阿军装备有同属S-300系列、但更新式的S-300PMU2导弹),此战中亚军S-300PS多次被无人机摧毁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仅如此,对亚美尼亚这样的小国来说,由于无力购置种类齐全的技术装备并对其进行有效整合,因而难以像军事大国那样构建起一个近/中/远程、低/中/高空相配套,软杀伤、硬摧毁相结合,信息共享的完善防空体系。进而导致亚军防空兵力缺乏不间断空情监控和体系作战能力,防空武器只能各自为战,阿军无人机很容易通过各个击破的方式,将其一一摧毁。

此外,面对阿军无人机发起的大规模攻势,亚军防空武器还存在数量不足的问题。因为在缺乏其它先进技术手段的情况下,要应对无人机的密集攻击,只能采取增大防空武器部署数量这样的“笨”办法,而这同样是亚方无力承担的。从这个意义上讲,阿军即使不动用各种先进技战术手段,只是凭借大量自杀式攻击/诱饵无人机的密集攻击,就足以将亚军手中对无人机具有实质威胁的有限防空武器耗尽。

2.对阿军大规模使用无人机缺乏足够准备

如前所述,亚军在与阿军的多年冲突中一直处于相对优势的地位,因而一定程度上存在轻敌思想,在反无人机作战方面也同样如此。由于在先前的武装冲突中亚军曾多次挫败阿军无人机的进攻,尤其是2020年7月亚军借助防空武器和电子战手段,不但击落、缴获多架阿军无人机,还使用自行研制的无人机毙伤包括多名高级军官在内的一批阿军官兵。因此,亚方在很大程度上满足于先前这些无人机/反无人机作战的局部经验,对阿方与土耳其、以色列这两个无人机大国在相关领域的密切合作缺乏足够警惕,没料到此次冲突中的阿军已非昔日“吴下阿蒙”,对于其发动如此规模的无人机打击缺少思想准备。

由于这样的原因,亚军对于此次冲突中阿军无人机的威胁程度严重低估,没能及早将有限的防务经费向无人机/反无人机作战方面适当倾斜,以改进升级现役防空/反无人机装备、增购新型高性能反无人机装备、探讨研究反无人机战术战法,进而提高自身抗击无人机空中打击的能力。例如,对于此次冲突中作战效能低下、表现非常差劲的萨姆-8防空导弹,亚方不仅以经费不足为由,拒绝了俄罗斯提出的改进升级计划,反而还从约旦增购一批非常老旧的二手萨姆-8;此外,亚方还将原计划用于采购“道尔”-M2KM防空导弹的大部分资金,转用于购买一批技术复杂、价格昂贵的苏-30SM重型战斗机,而后者由于飞行员训练不足、缺乏配套空空导弹等原因,此次冲突没能发挥任何作用。

由于同样的原因,亚军地面装备对于来自无人机的大规模空中打击也没有采取必要的应对措施,普遍缺少基本的战场防护。从阿方发布的战场视频中可以看见,亚军主战坦克、自行火炮等重型装备在遭无人机空袭时,基本没有采取施放烟幕等现代装甲车辆常见的防护措施,而只是“束手待毙”。考虑到此次冲突中阿军无人机主要挂载的是激光制导弹药,若亚军为其地面装备配备激光告警及烟幕施放装置,后者的损失无疑将会大大减少。退一步讲,即使亚方由于财力有限,无力为地面装备配齐上述装置,也可以借鉴叙利亚政府军(由于历史渊源、共同现实威胁等原因,亚、叙两国关系较为密切)多年来应对土耳其有人/无人机空袭的经验,通过为坦克装甲车辆加装简易“天棚”、焊接铁栅栏等方式,提高其抗击空中侦测/打击的能力(图8)。因为无人机机载弹药体积/重量有限,威力普遍较小,这些防护措施尽管简单廉价,但却非常有效。

图8 叙利亚政府军的部分坦克装甲车辆通过加装简易“天棚”、焊接铁栅栏等方式,来提高其抗击土耳其有人/无人机空中侦测/打击的能力 (图片来源:en.topwar.ru;sturgeonshouse.ipbhost.com)

3.战场狭小,地形复杂,对反无人机作战不利

此次冲突中阿、亚双方交战的战场主要集中在覆盖范围不超过70千米×70千米的纳卡地区(面积约4400平方千米),如此狭小的战区面积,非常有助于阿军发挥其无人机装备的性能优势,实施持续不间断的战场监控和实时空中打击:一方面,相同数量的无人机集中部署在面积较小的地区,相当于增大了战区内无人机的部署使用密度;更重要的是,由于战场与无人机出发点距离近,即使续航/遥控距离较短的较小型无人机(例如“轨道器”-1K作战半径为100千米)也能充分发挥作用,续航/遥控距离较远的较大型无人机(例如TB-2遥控距离为150千米)则可大幅延长在战区上空滞留的时间。

不仅如此,由于纳卡冲突与其他现代局部战争/武装冲突一样,交战双方(尤其阿方)均高度重视并积极实施电子战,战区面积过于狭小,将会给亚军实施反无人机作战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双方电磁干扰频率范围和能量的叠加,导致交战空域内的电磁环境十分恶劣,亚军防空/反无人机装备对目标的探测、跟踪和干扰能力均会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而对阿军无人机来说,这样的战场态势却对其突防相当有利,因为现代空中进攻作战本来就需要强电磁干扰掩护,并且阿军无人机及其携带的弹药普遍采用光电探测/瞄准、制导,基本不受复杂电磁环境的影响。

此外,纳卡地区地处高加索山区,地形地貌十分复杂,这同样对无人机这类“低慢小”空中目标的突防较为有利,亚军防空装备则因雷达视野/导弹射界严重受限,其反无人机能力不足的缺点被进一步放大,抗击阿军无人机空袭时的作战效能也进一步降低。

四、纳卡冲突中无人机攻防战带来的启示

自2001年11月美国“捕食者”无人机在阿富汗战场首次用于对地火力打击以来,武装无人机在阿富汗、伊拉克、也门等地打击地面目标的报道频繁见诸报端,但这些战例中交战双方的实力水平普遍是非对称的,其经验教训对未来高强度传统战争的借鉴意义并不大。而此次纳卡冲突是自2020年初土军发起的“春天之盾”行动之后,又一次整体实力较为接近的对手之间的无人机攻防对抗,也是对传统战争条件下无人机/反无人机装备作战效能的又一次较大规模实战检验,无疑具有更高的参考价值。回顾此次行动,不但可以从中管窥出无人机大量使用给未来战争形态所带来的影响,而且可以为今后无人机/反无人机技战术发展提供一些有益的启示。

1.无人机/反无人机作战在现代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将不断上升

开始于2011年的叙利亚内战,由于交战各方高度重视和广泛使用无人机,已经成为世界首场全面、大规模使用无人机的战争,反无人机作战也因此逐渐成为参战各方面临的一项重要任务。而在此次纳卡冲突中,无人机/反无人机作战不但成为交战双方的主要作战样式,其结果还直接影响了战争的进程和最终结局,标志着无人机/反无人机作战在现代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进一步上升。在今后的战争中,随着相关领域技术的持续发展和作战经验教训的不断总结,这样的趋势还将会继续下去,无人机/反无人机作战将会逐渐常态化,成为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和作战样式而贯穿于全程,对于赢得战争主动权、乃至最终胜利至关重要。

2.适应未来作战环境的反无人机技战术手段还需进一步探索发展

近期多场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的实战表明,由于无人机目标的特殊性,不仅防空导弹、高炮等传统防空武器在反无人机能力方面存在先天不足,部分兼任、甚至专用的反无人机装备的实战效果也不甚理想。例如,在叙利亚和利比亚战场上,2012年才开始服役、设计中已考虑到对付无人机目标的俄制“铠甲”-S1防空系统在与无人机的对抗中暴露出了诸多问题;而在此次纳卡冲突中,著名的俄制S-300防空导弹和“驱虫剂”-1反无人机电子战系统也接连被无人机摧毁。在今后的战争中,当面对技术水平更高、体系支持更强的无人机威胁时,采用什么样的技战术手段才能有效应对,已经成为一个亟待各国军方/防务工业界关注和解决的问题。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