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陆军在今年10月所发布的新信息战指导文件《信息战的开展(The Conduct of Information Operations)》中提出,美国陆军作战单位在进行信息战行动规划之时,应当考虑对目标环境进行评估和制图,对诸如周围是否有联合国代表、是否发生自然灾害和墙上有什么样的涂鸦文字等信息进行收集,以为评估信息战行动对目标区域产生之影响提供一个更清晰的全景。

美国陆军联合武器中心(US ArmyCombined Arms Center)公共事务官员乔伊.苏灵格(Joey Sullinger)在回复媒体相关问题时指出,美国陆军这份新的指导文件“为美国陆军领导层和信息战专家提供了有效地将信息战行动融合到其作战行动中的关键信息”,美国陆军相关岗位的人员未来也都需要确保遵守陆军道德准则的前提下开展信息战行动。

美国陆军这份新的指导文件为相关人员开展信息战行动提供了一个多阶段的流程——从最初的“影响塑造(shape)”到最终的“推动民间权威(enable civil authority)”这六个步骤如何开展包括监视感兴趣的个人、破坏目标通信渠道,开展网络攻击等与散布信息有关的具体行动措施。这份文件同样强调了对社交媒体——美国陆军将其描述为“信息环境的主导性领域”的关注,但美国陆军也提醒像Twitter、Facebook等知名社交媒体也被用于散布虚假信息之外的其他方向,例如进行情报收集等。这份文件最后指出,设定一个清晰明确的宣传目标是非常关键的,“这是信息战行动赢得可信性和权威性的关键”。

五角大楼在2014年发现俄罗斯军队在乌克兰内战中开展融合网络、信息和物理空间的作战行动后,就开始筹划如何将这三个领域进行融合。但兰德公司(RAND)的高级社会科学家克里斯托弗.保罗(Christopher Paul)认为,五角大楼之前对通过互联网实施信息战感到犹豫的主要原因是怕美军开展的信息战行动可能会不恰当地影响到美国民众。兰德公司在今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也认为,美国陆军目前并不具备像其在陆战领域那样的全球领先地位,而能力、规划和授权三个方面的不足是造成差距的主要原因。兰德公司还认为,如果美国陆军希望能在信息战领域赶上其他国家,那么它首先需要在价值观上做出改变,因为“其他对手开展信息战行动之时毫无法律或道德方面的约束”。

 

声明:本文来自国际安全简报,版权归作者所有。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安全内参立场,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