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来,马克·扎克伯格一直鼓吹人们在网上分享越来越多信息的价值,以建立他常说的“更加开放和互联的世界”。Facebook一直通过收集数据、利用数据吸引广告商,从中获利。

如今,在经历了滥用Facebook平台和数据隐私行为丑闻不断的痛苦一年之后,扎克伯格的态度有所改变。3月6日,扎克伯格在一篇帖子中公布了将Facebook重新定位为“隐私首位”平台的计划。

扎克伯格把重点放在建设所谓的数字“城市广场”上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相反,他表示Facebook正越来越多地投资于打造“数字化起居室”。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扎克伯格表示Facebook将重视其产品之间的私人性、加密性和短暂对话。

然而,扎克伯格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兑现了“隐私首位”承诺,并证明怀疑论者是错误的。当然他承认:“坦率地说,我们目前在构建隐私保护服务方面没有很高的声誉。”但是,他也可能会引起关于他控制的社交网络的另一种担忧。

隐私权倡导者和相关研究人员认为,扎克伯格所制定的战略转变可以有效地减轻Facebook和不良运营商在其平台上所需承担的责任,因为它可能会让跟踪和警告那些令人不安的内容变得更加困难。例如,从虚假新闻到虚假广告的内容可以私下发布而不是公开发布。此外,如帖子中所述,整合Instagram、WhatsApp和Messenger的举措可能会在未来几年内有效巩固Facebook在即时通讯市场的主导地位。

“我不认为这纯粹是无私的,”前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首席技术官、独立隐私研究员阿什坎·索尔塔尼说,“它让公司摆脱了一些监管或消除有问题内容的义务。”

Gartner分析师亚当·普雷斯特回应了这一观点。他表示,“任何可以在Facebook平台上公开进行的事情,甚至是非常广泛地对大型人际网络做的事情,都会受到批评。”如果更多的活动是私下进行的,“这对Facebook的压力要小得多”。

这意味着Facebook的未来可能看起来更像WhatsApp。用户不必将大部分时间花在面向公众的信息流(News Feed)上,而帖子可能会达到数百万条,但他们可以在受端到端加密保护的较小群组中互相发送消息。这可能有利于保护隐私,但它已被证明是病毒恶作剧和虚假新闻的滋生地,它们会在更亲密的圈子中传播——有时会带来致命的后果。

“一个你根本不认识的人在新闻推送中分享一个随机链接,而这个链接明显是假的,这是一回事;但如果你认识的人给你发送了一个明显虚假的故事或一个深度虚假的视频,这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美国东北大学法学院(Northeastern University School of law)法律和计算机科学教授伍德罗·哈特佐格说,“你可能会更相信它。”

在这样的环境中追踪错误信息也更具挑战性。

民主数据政策主管、研究网上虚假信息的蕾妮•迪雷斯塔表示:“在封闭群体集群中发现新出现的问题会更加困难,特别是如果它们被加密的话,就像现在一样,Facebook目前在群组中有一定的调节能力和可见度,但WhatsApp没有。”

Facebook发言人强调,该公司仍处于“早期阶段”,并向CNN再次重申了扎克伯格的帖子内容。扎克伯格承认,通过广泛实施加密技术可能会引发“真正的安全问题”,这需要首先进行研究。

“加密是保护隐私的有力工具,但也包括那些做坏事的人的隐私,当数十亿人使用一项服务进行联系时,他们中的一些人会将其滥用于真正可怕的事情,如儿童剥削、恐怖主义和敲诈勒索。”他补充说,Facebook有“与执法部门合作的义务”,在任何可能的时候阻止这些问题。Facebook的前任首席安全官亚历克斯•斯塔莫斯表示,扎克伯格制定的新策略也可能会给Facebook带来更多回旋的空间,以避免在未能打击不当内容时出现一些反弹。

(供稿者:苏 伟  编辑:袁 媛)

原文地址:

https://edition.cnn.com/2019/03/07/tech/facebook-privacy-first-problems/index.html

 

声明:本文来自北邮互联网治理与法律研究中心,版权归作者所有。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安全内参立场,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