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媒体近期从美国情报圈消息人士获悉,美国网络司令部(USCYBERCOM)和美国国家安全局(NSA)负责人保罗.中曾根(Paul Nakasone)去年八月向时任美国防部长的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提议美国网络司令部和美国安局两个机构的拆分延期至2020年,虽然代理国防部长帕特里克.沙纳罕(Patrick Shanahan)对此并未明确表态,但这个提议看来已被五角大楼的领导层所接受。而这个最早在2016年就提出的拆分计划再度推迟执行,也将令五角大楼明确这两个机构授权、确保这两个机构均可独立运作的时间更充裕。上个月,中曾根也曾向美国参议院武装力量委员会(Senate Armed Services Committee)指出,沙纳罕目前尚未做出如何拆分这两个机构的最终决定。

2016年,时任美国防部长的阿什.卡特(Ash Carter)首次透露了拆分美国网络司令部和美国安局这两个机构的想法——这两个机构被置于“两顶帽子(Dual-hat)”的管理安排之下,即担任网络司令部主官的美军四星将军同时也是美国安局长。美国国会在2017年《国防授权法案(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中授权国防部拆分美国网络司令部和美国安局,并将网络司令部提升为与美军管理核武器的战略司令部、管理美军全球作战行动的各作战司令部同级别的第十个作战司令部。2017年《国防授权法案》同样授权美国安局可引入一名新的文职局长。但美国国会当时没有明确提出拆分这两个机构的时间要求,只是要国防部长和美军参联会主席共同保证拆分动作不会损害网络司令部。

五角大楼认为,美国网络司令部和美国安局的拆分也将有利于两个机构更好地完成它们背道而驰的任务——美国网络司令部关注于收集信号情报、保护军事网络和开展支持美国军事行动的网络攻击;美国安局的主要职责则是收集外国情报和保护美国关键基础设施。

消息人士指出,前美国安局副局长克里斯.英格利斯(Chris Inglis)是两个机构拆分后担任美国安局长的热门人选,他在美国情报圈和网络安全圈中非常受欢迎。消息人士还指出,美国网络司令部和美国安局两个机构的拆分动作反复推迟的重要原因,就是美国网络司令部减少从美国安局处获得工具和能力后,任务开展能力将可能受到严重削弱。与此同时,美国安局因为要为网络司令部做许多事情,也无法完全发挥其潜力,因此两个机构拆分的时机可能更取决于美国网络司令部负责人是否能找到“拆分后美国网络司令部所欠缺的资源”。

 

声明:本文来自国际安全简报,版权归作者所有。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安全内参立场,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